这儿有只邪帝小迷妹

佛系少女,一时兴起就更文hahaha

【瓶邪】过六一?(假标题,和正文没多大关系haha)


*自带ooc
*小学生画风,小学生文笔

吴邪和张起灵吵架了。

原因是,张起灵把上次剩的所有啤酒以及胖子藏的白酒全给没收了,一瓶没留。

夫夫吵架,胖子受苦。

就比如……

张起灵刚要夹一块卤豆腐,吴邪的筷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给夹走了。张起灵愣了愣,又夹了一筷子的长豆给吴邪。所以吴邪把所有的长豆都给了胖子,很显然还在气头上。

胖子: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吃菜,我看盘里那块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不错,你们了解一下?

又或者……

村口小卖部新进了一批零食,吴邪跟胖子说千
万记得提醒他买棒棒糖。胖子转头就告诉了张起灵,闷哥点点头表示get。于是——吴邪看着张起灵拿着好几包棒棒糖放到结算台的时候,大手一挥,“老板,这几包就不要了。”“好嘞。”

胖子:???棒棒糖做错了什么?

几天之后,胖子实在受不了了,偷偷的和张起灵干了件大事。

吴邪半夜准备去厕所的时候,看见大厅里面有个人影晃来晃去,虽然体积略大但身手很是不凡。趁其没发现自己,突然开了灯。

“哪个不要命的来偷东西!”

“嘿,我说天真,说什么呢,胖爷我怎么还能偷自家东西。”

“……胖子,大半夜的,你……敲里吗”

“嘭”的一声,随着小型彩炮的牺牲,吴邪很荣幸的被吓到了。转头,张起灵拿着已经放完的彩炮,头上还挂着一小段彩带。

“小天真啊,六一快乐!你都这么老了小哥还给你过六一真是啧啧啧……”

“真是什么!”

“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吴邪恼羞成怒之前胖子识趣的溜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吴邪……”

“干嘛!”虽然被突如其来的六一快乐惊到了,虽然看见了桌上满满的糖果,虽然知道张起灵没收酒是为自己好,虽然气早已经消了大半。但,还是要装一下的,不然怎么能巩固自己家庭老大的地位!

“哇靠,张起灵……唔”

论哄好媳妇的最优方法——那就亲一顿吧

第二天早上,胖子看着桌子上孤零零的一碗皮蛋瘦肉粥,有点想念红烧肉了……

所以胖子决定等中午吴邪起来之后,向他收一下帮他和闷哥和好的酬劳。

胖子:胖爷我怎么会承认是因为不敢向小哥要才向小天真要的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开心炸了
虽然没看见羡羡
但是有二哥哥也很不错啊啊啊啊啊啊

【瓶邪】酒是个好东西


*严重ooc啦
*依旧是熟悉的小学生文笔

胖子生日那天张起灵没让他俩喝酒,毕竟酒精可不是个好东西。

张起灵回想起上次喝酒,面色有些不自然……

两个人一个笔直笔直的站在院子中间,跟站军姿似的,非说自己是棵百年老树,虽然树干有点胖,但站的稳。另一个抱膝蹲在墙角,一动不动,眼睛闭着跟睡着了似的。

张起灵二话不说就推着百年老树进了树屋,给人整上床就完事了。之后——“吴邪,我们回去睡觉好不好?”“不好,我是颗石头,石头你知道吗,石头不用回屋睡觉的,地上就行。”吴邪一本正经的看着张起灵,但是脸上的红彤彤和周身萦绕的酒气暴露了这个人已经喝醉了…张起灵立马抱起自家石头媳妇回里屋去了,“我们回屋做石头,嗯?”

虽然闷哥表示喝过酒的吴邪真的很可爱,但是……第二天吴邪的头绝对会炸……所以闷哥怎么会让自家媳妇喝酒呢。

所以,想喝酒未得逞的两人今天趁着闷哥出去村口买肉的机会暗搓搓拿了两瓶白干一碟花生米就开始杠了起来……张起灵拎着五花肉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开始发酒疯了,确切的说只有胖子一个。因为吴邪只是眼神略微深沉的看着地板,要不是时不时打个酒嗝,根本不知道他已经醉了……

张起灵有点生气,但还是迅速收拾了残局,跟拎五花肉一样拎着胖子扔回他屋里去了。走到吴邪跟前,刚好吴邪又打了个酒嗝,眼睛还眨了眨,连带着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张起灵叹了口气,想着明天早上煮点什么缓解一下自家媳妇的头疼。之后一只手环过肩膀,一只手穿过膝弯,将人打横抱起走回屋去。

“小哥……”

“嗯?”张起灵低头看向吴邪,不料正好撞上凑上来的吴邪。张起灵愣了一秒,立马化被动为主动,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进了房门才放开吴邪,吴邪已经被吻的有些迷糊了。

张起灵打算做些什么,比如说他正在解吴邪的衬衫扣子……吴邪突然甩了甩头,一把抓住了张起灵的手。另一只手拍了拍床,示意张起灵坐床上去。虽然不明白,但是本着听媳妇话的原则,闷哥还是乖乖的照做了。

张起灵刚坐好,吴邪就跨坐在了张起灵的腿上,这个姿势,以及坐的地方,很微妙……

“小哥,你,你别动,让我来,嗝……”吴邪一边很认真的说着话,一边还打了个酒嗝。

“好……”

于是吴邪开始解张起灵的扣子了,大概是酒精的原因,吴邪就是解不开,生气地嘟嚷了一声,“你们都是坏扣子……”张起灵觉得喝醉酒的吴邪不仅主动,而且真的很可爱了……

所以,闷哥决定夺回主动权……

〈开车吗?

不存在的〉

第二天,醒来的吴邪发现自己不仅头疼,腰更疼……难道自己昨天喝醉之后干了点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又装石头了?难不成改植物了?

几天后吴邪终于从闷哥嘴里套出话来了……吴邪的心里充满了奔腾的羊驼……

“草,太羞耻了!老子怎么会干出主动要求嗯嗯嗯这种东西啊!!!”


闷哥表示其实有时候让吴邪喝酒好像也不错……

【瓶邪】不思进取

*来自最近的情话梗
*我依旧是我,小学生文笔的我
*有ooc

雨村的一天——

吴邪,树荫底下躺椅子上瘫着呢

胖子,也瘫着呢,还抱着个上次去集市吴邪给买的小黄鸡玩偶

张起灵,瘫着呢。才怪,喂小黄鸡呢。有力的手虚抓一把小米,娴熟的往地上一撒,好家伙!小黄鸡全员进入战斗准备,3…1!往张起灵脚边扑了过去……

有一只不怕死的飞到了张起灵的肩膀上,立马就被抓住了,你以为会发生什么吗?

不,张起灵只会暗搓搓揉一把小黄鸡的嫩毛,就给放走了

胖子揪着小黄鸡玩偶脑袋上的几撮毛,不正经的打哈哈道:“我说天真,小哥这天天喂小黄鸡都成老手了,这怎么有点……不思进取的意思了。”

吴邪挑了挑眉,继续晒着暖烘烘的太阳,“我觉得挺好,这叫接地气,胖子。”

又到了晚上——

吴邪闲来无事练练笔,抬手就是一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来自背书的怨念)”。笔锋游走之处,一片苍劲有力的瘦金体跃然纸上。

执笔的手顿了一下,吴邪似是想起了什么,换了一张纸,下笔写道——

不思进取

突是被一双有力的手环抱住,不用想也知道是我们“接地气”的闷哥。

“干嘛呢?”

“吴邪,不思进取,思你…”

【瓶邪】持久?持久!

*我的段子天天人物都在ooc
*依旧是丧病的小学生文笔

吴邪最近很闲,是真的很闲,我是说除了晚上。

白天胖子煮饭了,吴邪在瘫着,胖子去隔壁王大妈家搓麻将了,吴邪在瘫着,接着胖子喂小黄鸡了,吴邪还是在瘫着。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是闷哥喂小黄鸡。噢,那是因为他去跑步了……是的,你没看错,小哥去跑步了。

对于此事,吴邪最有发言权。因为每次小哥去跑步了,吴邪就开始瘫着了。

喂完鸡的胖子:“我说天真,你瞧瞧人家小哥,天天绕着雨村跑,再看看你,瘫在椅子上跟望夫石一样等着小哥回来,你怎么不跟小哥一起跑去?也省得我呀,天天都被你期盼小哥回家的小眼神给刺激到……”

吴邪慢悠悠的打了个哈欠,说:“你以为我没试过吗?小哥跑步的路程能跟正常人比吗?小哥他娘的太他妈持久了……”

胖子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抹了一把脸,认命回去给这对明秀暗还秀的夫夫煮饭去了……

晚上

“吴邪,除了跑步,我还有更持久的,试试吗?”

听到这句话的吴邪脑子是懵逼的,“卧槽,小哥,你冷静,我说的持久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是……唔……”

啊,生命的大和谐……╮( ̄▽ ̄")╭

【熙华】这个段子真的没有名字

*最近看了国产第一友情战斗番《灵契》所以我想写一个段子
*自带小学生画风,应该会ooc

“端木熙……”

杨敬华的眼睛被一双手所覆盖,陷入一片黑暗。

“敬华,不要看,那不是你该看的东西……”

“那你解释一下那一盒的润滑剂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对没错就是这个!动漫里画面巨他妈唯美,但我就是突然想到了这个段子(捂脸)

来人啊!捉住这只皮皮邪

*严重ooc系列,
*小学生文笔,我觉得我很皮

浴室的镜子水雾弥漫,显现出男人完美的身形。

棕色的发丝沾了些水软趴趴的贴在男人的脸上,因为浴室的热气萦纡,男人的脸上布满了红晕。上身是一件白衬衫,似是被水溅到而有些紧贴在男人的身上。略宽大的衬衫遮住了下身美好的光景,只露出修长的双腿。

男人动了,骨节分明的手指往下伸去,解开了白衬衫的最底下一个扣子。紧接着,倒数第二个,第三个……离男人仅仅一米远的人黑漆的双眸暗了不止一分……

终于,最后一个扣子也被男人解开,胸前的美好暴露无遗。男人看着镜子前的自己笑了,也许他不知道自己的笑有多么的蛊惑人心,但是身后的人无比清楚。

“小哥…”男人略有些沙哑的声音传出。“我这样像不像一个忧郁美少男!”张起灵表示对于吴邪突如其来的画风转变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媳妇还得自己宠着不是。

张起灵从身后搂着吴邪的腰,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吴邪的颈窝里,深吸一口气,“像。”

吴邪表示他很开心!但如果小哥把他二指奇长的手从某个部位拿开的话,他会更开心!

之后不可描述发生的顺理成章……

第二天只能在床上陪着的吴邪——“老子不就皮一下,至于折腾我老腰到三点还不放我一马吗!”

皮皮邪今天也依旧很皮!

【all叶】这只是一个小段子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自带ooc画风
*小学生文笔,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某天国家队队员们训练完后在休息室休息,全都摊在沙发上。

苏沐橙推门进来时看见的就是一片颓废的景象,但她很快习以为常,因为——今天的叶修也被叶秋带出去蹦跶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国家队所有男成员的手机——“叮”(假装是特关铃声啦啦啦就是这么随意)

所有人都眼镜一亮,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出手机打开职业选手群。

群中明晃晃的君莫笑发了一条“哥马上回来,沐橙帮哥准备点喝的呗”

然后,整个国家队都振奋了…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老叶要喝饮料,老叶怎么不叫我给他准备,饮料那种更好喝我最清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一定会喜欢我给他准备的饮料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辈还是喝白开水最好,饮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呢。”

“多大人了,喝什么饮料!最多今天喝一瓶。”

“这瓶碳水化合物含量0.5%,300毫升(就随口一编),味道不错,就这个了。”

“前辈,喜欢,饮料。”

“队长的意思是叶神喜欢这种饮料。我给叶神准备另一种他喜欢喝的吧!”

“谁,谁要给他准备饮料喝啊!”→手里拿着一瓶叶修经常喝的饮料的孙翔。

“……”来自应该给叶修准备饮料和的正主苏沐橙。

今天的国家队也是充满活力的呢!

【瓶邪】春天果然该睡觉啊

*胖爷出去嗨系列
*ooc是我滴,人物是三叔滴
*就是想写一篇皮一下,自带小学生文笔

吴邪觉得雨村的春天真的很棒,没有初春的凉意,反而是略暖的阳光。没有胖子大嗓门的轰炸,有的是张大爷喂鸡的声音。但是,就是容易犯困。

胖子走之前一脸惆怅的说三月到了啊,意思是大春天的不想看他们俩发情,跑北京浪去了。吴邪表示他想翻白眼。

门口的一颗榕树长得倒是挺茂盛,边上还有两棵梨树开得正旺,春的气息溢满整个院子。

吴邪搬了一安乐椅放在榕树下,满意的看着榕树的树荫稀稀疏疏的洒在椅上。但是……为什么那三棵树他妈越看越像我和小哥边上有一只大体积的胖子。

吴邪觉得一定是他昨晚没睡好,是了,一定是这样了。于是乎,昨晚没睡好的吴邪一本正经的决定好好补个觉。

刚躺下去不到一分钟,吴邪猛的坐起。老闷呢?没听见闷哥喂小黄鸡的声音觉得怪怪的。而后又轻拍自己脑门,老闷去买酱油了难怪不在家,很好,继续睡。

张起灵拿着酱油回到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幅美人休憩图,他有些愣了。吴邪乖巧的躺着椅上睡着了,还不时吧唧一下嘴,一两片不怕死的梨花飘飘扬落在了吴邪的头发上。一阵风吹醒了张起灵,放下酱油瓶,转身向吴邪走去。

张起灵拂去吴邪发上的两片花瓣,顺手揉了揉自家媳妇的毛。嗯,很软很好摸。俯下身子,将吴邪打横抱起。吴邪醒了,但还是有些迷糊。知道抱着自己的是老闷,又往闷哥怀里缩了缩。“外面有风,会凉。”张起灵出声了。“嗯…”吴邪半梦半醒地答了句。

进了屋,张起灵把吴邪放在床上,拉起旁边的薄被盖上最近几年终于被养出来的一点点小肚子。本想打算亲亲媳妇就出去准备晚饭。结果…春天的力量是不可匹敌的,胖爷果然是对的。

吴邪在睡梦中觉得呼吸有点困难,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老闷那张帅的惨绝人寡的脸。很好!昨天折腾到那么晚,今天还来!吴邪用力推了推张起灵,终于获得了呼吸的机会。“张起灵,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现在你又在干什么!”吴邪表示他的老腰抗议了!张起灵一边手上不老实地对吴邪的衣服发起进攻,一边一本正经的说着“吴邪,我在干你。”

于是乎……

“不行,还没到晚上!”

“已经傍晚了……”

“那也还没到晚…唔……张起灵!哈……别……”

嗯,春天,果然还是适合睡觉啊……